牛羊养殖百科

关于推动新疆草原畜牧业高质量发展的有关建议

1. 新疆草原畜牧业发展现状

草原畜牧业是以牧场资源为基础的畜牧业。 它是新疆的传统产业、基础产业。 近年来,新疆不断采取多种措施,进行多种探索,加大畜牧业投入,逐步扩大畜牧业生产规模,不断完善畜产品区域布局、生产方式和结构,不断凸显品牌效应。效果,保证了群众对牛羊肉的需求。

草原畜牧业综合生产情况。 2021年,新疆牛存栏616.3万头,增长16.7%; 新疆羊存栏4569.56万只,增长9.5%。 生牛出栏289.23万头,增长8.6%; 生猪出栏3547.57万只,增长1.1%。 主要畜产品包括肉和奶。 2021年羊肉产量60.44万吨,增长6.1%; 牛肉产量48.5万吨,增长10.3%。 牛奶产量211.53万吨,增长5.7%。

区域优势产区分布。 随着畜牧业快速发展,新疆逐步形成了以肉羊、肉牛、马、骆驼等主导产业为支撑的草原畜牧业格局。 鄂河流域草原牧区、天山北坡、南疆铁路沿线经济区。 北疆畜牧品种主要有牛、羊、马、骆驼等,其中肉牛品种有新疆褐牛、西门塔尔牛等。奶牛主要是荷斯坦牛; 羊以阿勒泰羊、哈萨克羊等地方品种为主; 特色品种主要是马、骆驼。 南疆的畜牧业主要是牛、羊。 牛的品种有哈萨克牛、蒙古牛,羊的品种有和田羊、多浪羊。

生产方法的改变。 一是传统的家庭分散养殖模式正在加速向标准化、规模化的现代养殖模式转变。 通过家庭联营、合作社、牲畜托管等方式发展牧区家庭牧场; 农业领域,通过政府资金引导龙头企业和社会资本参与规模养殖场建设,落实肉羊、奶牛、肉牛标准化养殖小区建设资金,推进标准化养殖建设宿舍和养殖基地。 二是牧区天然草原放牧逐步转变为农区圈养与牧区天然草原放牧相结合。 为缓解天然草原放牧压力,新疆大力实施草原生态建设,减少放牧规模,发展农区圈养和圈养,积极引导牛羊养殖从牧区向畜牧业转移。逐步实现农区舍饲、圈养和牧区天然草地放牧。 逐步形成“牧、养、耕”的生产模式。 牧区天然草地放牧牲畜数量不断减少,农区育肥牲畜数量逐渐增加。

畜牧业支撑体系及产业化经营。 为缓解天然牧场饲草供应不足问题,新疆以“调结构、转方式”为重点,采取人工饲草种植等措施,大力推动饲料工业发展,实施“粮改”。饲料”工程逐步提高饲料供应能力。 我国的产业政策也在不断向新疆倾斜。 一些跨行业、跨领域、跨地区的经营主体逐步扩大产业范围,开始发展畜牧业和畜产品加工业。 一批具有资金、技术、人才优势的龙头企业逐步在各县(市、区、州)扎根,带动畜产品精深加工产业链的延伸和发展。

二、草原畜牧业发展的短板

(一)生产水平有待提高

尽管新疆牛羊肉产量和产值不断增加,但畜牧业生产方式仍以农牧民散养为主。 规模化养殖水平低,个体平均产量水平不高。 牛羊肉供应依然偏紧。 牧民观念落后,先进技术难以在牧区落地。 先进科学技术在牧区推广实施困难,其作用难以发挥,制约了现代草原畜牧业的发展。

(二)南北疆牧草资源分布不平衡

新疆草原面积居全国第三位,仅次于西藏、内蒙古。 但近年来,随着生态退化日益严重,各县(市、区、州)纷纷实施草原禁牧、轮牧、天然草原承载牲畜等政策措施。 牧区畜牧业发展空间进一步压缩,农区用于承接牧区生产能力的人工饲草用地不足,饲草保护压力剧增。 尽管新疆采取多种措施积极开发人工牧草用地,但由于种植结构、水资源、政策措施(向粮棉倾斜)以及牧草种植政策补贴投入不足等因素,人工牧草用地仍然存在不足。面积仍不能满足寒冷季节舍舍饲养的需要,特别是苜蓿等优质人工饲草大型基地建设滞后,直接影响草原畜牧业生产方式转变,是草原畜牧业生产方式转变的主要因素。制约农区畜牧业发展的瓶颈。 随着新疆牧民安置工程的实施,北疆大部分地区已根据牧民数量足额配备了牧草用地。 草料可满足现有养殖规模的需要,略有剩余。 南疆土地资源有限,牧草短缺问题依然突出。 肉牛、肉羊养殖主要依靠天然草原放牧和农作物秸秆。 同时,饲料加工机械也短缺。 资源浪费严重,饲料不足问题亟待解决。 畜牧业科技支撑能力薄弱。 由于科研投入有限,畜牧业产学研联动机制不健全,缺乏成果展示和转化平台。 基层畜牧科技服务人员力量和精力不足。 绝大多数规模化养殖场主和农牧民对畜牧技术的了解和应用意识还不够。

(三)现代畜牧业产业体系建设亟待加强

畜产品精深加工滞后。 畜产品加工包括牛羊肉加工、乳制品和毛绒加工等。 在政府和乳制品加工龙头企业的共同推动下,新疆乳制品加工产业链较为完整,规模化、组织化程度较高。 但主导的肉牛、肉羊精深加工产业相对滞后,产业链短、不完整。 主要原因是牛羊肉加工企业数量较多,但普遍规模较小、实力较弱; 牛羊肉加工业发展较快,但尚未形成强势产业,加工产业链短。 目前,新疆草原畜牧业产品大部分是简单的初级加工产品。 牛肉和羊肉以活肉或屠体出售。 低端产品和中间产品较多,高端产品和终端产品较少。 难以体现资源优势,无法满足消费者的多样性。 需要。 从利润分配来看,加工、批发和零售行业利润空间较大且相对稳定,而养殖行业利润空间较小且不稳定。

产品市场开拓能力有限。 一方面,新疆距离内地市场较远,牛羊肉通过冷链物流运往内地。 运输成本高,导致在大陆市场没有明显的价格优势。 另一方面,新疆畜产品品牌建立较晚,未能树立新疆高端牛羊肉品牌。 取得好的价格。

三、推动草原畜牧业高质量发展的路径

(一)提高畜牧业生产水平

优化畜牧业生产布局和结构,立足新疆区域资源优势,优化畜牧业生产布局,重点实施农区畜牧业振兴,重点发展肉牛、肉羊产业化、奶业,推进畜牧业产业化; 积极发展牧区草原生态畜牧业,建设新疆高端绿色畜产品生产基地,推动产业升级。 根据北疆、南疆气候、饲草、牲畜品种等资源条件,科学制定不同地区畜牧业发展重点; 北疆地区天然草地、人工饲草等饲草资源较为丰富,畜牧业现代化水平较高。 发展高端肉牛规模化生产基地和绿色有机高端羊肉生产基地; 南疆牧草资源紧缺,现代畜牧业发展水平较低,可重点发展肉牛自繁自养、肉羊适度规模养殖和园林养殖,稳步增长 提高牛羊肉生产能力。 不断增加优质奶源产量,大力发展牛奶、骆驼奶、马奶等乳制品加工业。 转变草原畜牧业发展方式,积极推动畜牧业向农区转移,建设高标准肉牛肉羊规模化养殖园区,推动中等规模养殖场转型升级。 适当推广草畜联营模式,推动牲畜从牧区天然牧场向牧区养殖大户和农区新型经营主体转移集中,实现资源优化利用。 不断促进草畜平衡,持续推进草原禁牧休牧,缓解草原压力。

(二)增强畜牧业发展支撑能力

完善饲草供应体系,统筹推进粮食、经济、饲料协调发展,依托“粮改饲”等试点扩大人工饲草种植面积,推动低谷引进粮食种植有序清理高效低产粮田,从次优棉区退出棉花种植,充分发挥苜蓿改良土壤、培土的优势,利用退出的土地种植苜蓿,青贮玉米等牧草,推广人工草地牧场高效节水灌溉,提高牧草生产能力。 加强饲料加工,提高饲料转化率,建设苜蓿、饲料玉米、农副秸秆等饲料储存加工基地,鼓励企业向草制品深加工方向发展。 引进和扶持饲料加工企业,推广颗粒饲料和秸秆加工机械应用技术,开发饲料新产品。 尽快畅通南北疆及跨地区的饲料交易流通,建设饲料交易市场或集散中心。 深化畜牧业科研创新,加强良种繁育、养殖机械设备等技术研发,全面提升行业竞争力,完善畜牧业发展科技支撑畜牧业。 加强实用技术推广,对农牧民开展农牧业实用科技知识培训。 提高动物疫病预防控制水平,完善县乡两级动物疫病监测控制体系,按照规定建设县乡活畜禽交易市场、定点畜禽屠宰场等公共服务基础设施标准,提高动物疫病监测和防控能力。

(三)推进畜牧业产业化经营

培育壮大畜牧业龙头企业,营造良好营商环境,强化政策扶持,培育扶持一批乳业、牛羊肉精深加工领域龙头企业。 引导疆内外畜牧相关企业实施企业联盟,提高产业化经营水平。 推动全产业链发展,以建立种养结合的生产模式为基础,提高畜牧业标准化规模养殖水平,提高农牧民生产组织化程度,完善畜牧业生产机制。把企业和农民的利益联系起来作为保障。 以产销一体化经营联合体为基础,采取“龙头企业+基地+合作社+农牧民”的生产组织方式,支持肉牛牛羊产业及乳品全产业链发展,加快提升肉牛、牛羊产业及乳品全产业链发展水平。增强企业辐射带动能力,健全企业与农业利益挂钩机制,促进龙头企业带动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 发展驴、骆驼等特色合作社,逐步形成地方和区域特色养殖产业。 创新畜产品营销模式,在全国范围内统筹规划,升级改造一批设施先进、功能齐全、管理现代化的区域性畜产品配送中心、现代化仓储物流和冷链设施,建设畜产品综合物流运输。新疆境内外市场网络。

(四)打造绿色、生态、有机畜产品品牌

实施优质畜产品品牌培育行动,着力打造绿色、生态、有机的优质畜产品品牌形象,构建区域畜牧公共品牌、产品品牌、企业品牌协调发展的畜产品品牌体系打造现代草原牧业品牌引领。 工业产业体系[5]。 整合现有畜产品品牌,打造一批优势区域公共品牌,理顺区域公共品牌管理保护机制,进一步扩大区域畜产品公共品牌影响力。 加强畜产品品牌营销推广,充分利用各类农产品推介会、展会和“互联网+”等平台,举办品牌畜产品推介会,加大品牌畜产品展示销售力度,丰富品牌内涵,促进品牌与市场全面融合。

(撰稿:李慧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