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产养殖资讯

水生资源管理决定日本渔业的未来

日本水产资源急剧减少

蓝鳍金枪鱼、鳗鱼、秋刀鱼等水产品的短缺已成为社会问题。 “鱼荒”一词给人的印象是,今年恰逢渔获干旱年,但事实并非如此。 20多年来,日本的鱼类捕捞量(海洋捕捞量和远洋渔业除外)一直在直线下降,按照这个速度,到2050年将降至零。这不是偶然现象,而是结构性问题。

水产养殖资讯_养殖水产资讯网站_养殖水产资讯官网/

日本历来是世界上最具竞争力的渔业国家。 从1972年到1991年的20年间,日本的鱼类捕捞量始终位居世界第一。 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开始急剧下滑。 主要原因之一是远东沙丁鱼数量急剧下降。 1972年远东沙丁鱼的数量开始急剧增加,但由于鱼卵成活率降低,1989年数量开始减少。到90年代后半期,捕获量几乎降至零。 研究人员普遍认为,远东沙丁鱼数量的减少是一种自然现象。 虽然近期这种鱼的存量略有恢复,捕捞量也呈现增加趋势,但由于远东沙丁鱼以外的资源整体减少,日本渔业产量持续下降。

水产厅下属研究机构水产研究教育机构的一项调查显示,日本各种渔业资源仍处于较低水平。 农林水产省对渔民进行的问卷调查显示,90%的渔民认为资源在减少,只有0.6%的渔民认为资源在增加。 渔民正在努力增加捕捞量,但日本专属经济区 (EEZ) 的鱼类数量并不多。 导致鱼类捕捞量持续减少,渔民减少,渔村人口稀疏和老龄化问题持续加剧。

过度捕捞的成本:只有日本的捕捞量下降

下图反映了日本和全球鱼类捕捞量(天然)的变化。 20世纪70年代之前,日本与全球产量基本呈现同步增长趋势。 然而,1990年以后,日本开始衰落。

养殖水产资讯官网_养殖水产资讯网站_水产养殖资讯/

全球野生鱼类产量保持稳定在较高水平。 尽管日本的养殖鱼类产量持续下降,但全球总产量却以年均 6% 的速度快速增长。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对主要渔业国家的渔业生产前景进行了预测。 结果显示,几乎所有国家,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会增加产量,但日本除外,它将大幅减产。 历史上最强渔业国家日本为何面临困境? 我们回顾一下战后渔业发展的历史,分析一下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

水产养殖资讯_养殖水产资讯网站_养殖水产资讯官网/

为了解决战后粮食短缺问题,日本将大力发展渔业作为国策。 当时还没有专属经济区的概念,渔民可以进入距离其他国家海岸线3至5海里(约5至8公里)的海域任意捕鱼。 在渔业不发达的国家(主要是发展中国家),沿海地区蕴藏着极其丰富的未开发的天然水产资源。 日本渔业提出了“从沿海到近海、从近海到远洋”的口号,积极开发海外渔场。

当时的日本渔业并没有考虑可持续发展。 他们认为,只要有鱼,就尽可能地捕捞,如果没有鱼,他们就去其他渔场捕捞其他鱼类。 因此,日本全国上下齐心协力,开发闲置渔业资源和新渔场。 日本渔船在全盛时期曾游历世界各地优良渔场,如南美洲、阿拉斯加、新西兰、非洲等。 日本队在国际快追比赛中也获得了冠军。

自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沿海国家将距海岸线200海里(约370公里)的区域划为专属经济区。 日本积极开发别国渔场的做法已经行不通了。 此后,日本不断采取临时性、随意性的捕捞方式,导致该国专属经济区资源减少,渔业衰退。

如果捕捞作业忽视渔业的可持续发展,鱼类资源减少和渔业衰退只是时间问题。 为了实现水生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必须执行渔业捕捞法规,确保有足够数量的产卵亲鱼。 要在不增加捕捞量的情况下保证利润,提高鱼的价值势在必行。 在自由竞争时代,发展“更快捕捞更多鱼的渔业”是合理的,但在专属经济区时代,创造“既能实现利润又保留足够亲鱼的渔业”是合理的。

设定捕捞限制以遏制快速捕捞的竞争

那么具体应该做什么呢? 为了实现资源的可持续发展,需要设定捕捞配额(捕捞上限),但仅此还不够。 最初的捕捞配额管理只规定了捕捞上限,当渔获量达到上限时就暂停捕捞。 为了在休渔前捕获尽可能多的鱼,快速捕捞的竞争将会加剧,从而导致渔业生产力下降。 为了比对手更快地捕获更多的鱼,渔民会增加电机功率并投资鱼探测器或声纳等设备来跟踪鱼。 如果找不到成鱼,唯一的选择就是处理低价值的鱼苗来“补贴燃料成本”。 长此以往,资金规模就会不断扩大,渔业就很难创造利润。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采用按个人分配捕捞配额的IQ(Individual Quota)方法是非常有效的。 通过提前将捕捞配额一一分配给渔民,可以遏制快速捕捞的竞争。 有了这个方法,就不需要和对手比速度了。 因此,捕捞作业可在鱼价值最高的时期进行,避免捕捞低价值的鱼苗。 其结果是水产品单价上涨,有助于改善渔业经营。

新西兰、冰岛和挪威等渔业国家在 20 世纪 80 年代引入了个人配额,并成功地将渔业打造成一个增长产业。 目前,美国、欧盟、秘鲁等许多国家都采用了这种方法。 只有日本等少数国家尚未在国家层面采用IQ方法。 日本之所以落后,可以归咎于渔业法规的不完善。

渔业法终于修改

日本政府于2018年12月在特别议会上通过了《水产法修正案》,这是日本70年来首次修改渔业法。 此后,日本还将在国家层面实施渔业捕捞法规。

现行渔业法(本法的目的)第一条规定如下:

“本法规定了与渔业生产有关的基本制度,旨在通过以渔民和渔业从业人员为主体的渔业调节机构的作用,综合利用水域,发展渔业生产力,努力实现渔业民主化。 ”

现行渔业法是在战后粮食短缺的年代出台的。 在粮食增产为第一要务的时代背景下,《渔业法》注重发展渔业生产力,但没有对渔业可持续发展作出规定。 这在当时是可以理解的。

1982年通过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承认沿海国家有权建立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并规定各国负责管理专属经济区内的水生资源。 许多渔业国家修订了渔业法并加强了国家一级的法律和监管框架。

此次渔业法修改将“保证水生资源可持续利用”的规定纳入立法宗旨,第六条明确规定政府负有保护和管理水生资源的责任。

“中央政府和各县有责任妥善养护和管理水生资源,以发展渔业生产力,并采取必要措施预防和解决渔业利用纠纷。”

修改后的渔业法还规定,原来的捕捞配额只设定了8种鱼类。 未来,限制对象范围还将扩大,IQ法将在政府主导下全面推行。 日本政府的措施终于姗姗来迟,很快将出台渔业发达国家机制,将渔业打造成成长型产业。

日本拥有广阔的专属经济区,位居世界第六,其中包括世界上为数不多的优良渔场之一。 如果能够实现资源的可持续有效利用,日本可能会再次成为世界领先的渔业国家之一。 水产法修改是日本渔业东山再起的必经阶段,但前进的道路依然充满坎坷。 以最早制定捕捞配额的蓝鳍金枪鱼为例。 由于部分渔民无视配额,大量捕捞,遵守配额的渔民受到影响,被要求未来六年不得捕捞。 最终,不满的渔民起诉政府。 情况。 我们要把这次渔业法修改视为渔业振兴的抓手,今后要继续关注法律的适用情况。

横幅照片:在北海道根室市花崎港卸货的秋刀鱼(2018年8月28日读卖新闻/Aflo)